“萧山之问”令人深思。如何破题?唯有思想大解放、再解放。这其中就需要防止陷入舒适区。

  记得哲人有言,有些人过了30岁就“死”了,因为之后的岁月里全在模仿自己,机械地重复习惯之事。说白了就是陷入舒适区了。的确,有些家庭个人吃穿不愁生活舒适,认为迈入小康进入理想阶段,失去了追求忘却了拼搏;有些企业单位,习惯于守成、放弃了创新,在踟蹰不前中被他人超越;有的政府部门捧着荣誉看着奖牌,沉浸在过往成就中,易陷入由别人追着跑到追着别人跑的境地。

  不日新者必日退。自己陶醉、沉浸过往,难免会在舒适中“过早地死亡”。一个人之所以伟大,首先是因为他的目标伟大。高原之上有高峰,目标远大者从不满足于某个特定高度,他们常常自觉选择离开舒适区,艰难踏上新征程。防止陷入舒适区,需要个人、部门、企业保持“不自是”的清醒、永葆“自讨苦”的本色、锻造“自我始”的品质。

  古人有言:“人一生大罪过,只在‘自是自私’四字”。“自私”为百病之源,古人把“自是”摆在自私之前,可见其危害不可小觑。或许你经验很足、阅历很广,多次荣获业务标兵,但一时比不得一时,知识更新越来越快的当下,面对新情况你这匹“老马”可能还是“新马”更识途;或许你读书很多、研究很深,但彼亦一是非、此亦一是非,面临颠覆型的变革,故纸堆里、研究室中的会受到思维和认知的局限;或许你数年称冠、稳居前列,但后浪必定推前浪,面对追兵没有人敢夸口永冠三甲。正所谓“不自是,故彰”。徐特立先生曾把“自是”看作“思想生命的一种病态”,认为这种人“无法吸收新的东西,就是思想的生命断绝”。温水中的青蛙道理让人震惊,头仰得太高帽子就可能掉下来,对个体和单位来说,防陷舒适区需始终保持“不自是”的理性和清醒。

  杨善洲说,如果说共产党人有“职业病”,这个病就是自讨苦吃。君不见:时年花甲的王泽山院士放下过往成就的包袱,苦苦实验二十载,解决了火炸药领域世界性难题,第三次走上国家科技奖领奖台;周有光50岁前是经济学教授,50岁后主持拟定我国《汉语拼音方案》,100岁还不肯“逸我以老”,出版了多部著作……自讨苦吃,一方面体现不为已有功名所累,变顶点为新起点,另一方面体现了不忘初心、坚持斗争夺取新的胜利。生命在于运动,生活需要折腾。你唯一的限制就是你自己脑海中所设立的那个限制。防陷舒适区就要保持活力、坚持斗争,用“自讨苦”的实践打破脑海中的限制。

  清代叶燮在《原诗》中写道,“出而为情、为景、为事,人未尝言之而自我始言之,故言者与闻其言者,诚可悦而咏也。”公元前541年,魏舒受命驱讨骚扰太原的狄人。魏舒勘察战场后发现战车难以发挥作用,于是号令全军“请皆卒,自我始”,带头毁弃车辆、徒步发起冲锋,结果取得大捷。“随大流”“人云亦云”一般不会出大的问题,“老手势”“按规矩办”,只会进入一个怪圈,如果一味囿于惯例、规矩,不与时俱进、因时制宜,只会束缚思维、影响创新。魏舒面对实景通过“请皆卒,自我始”的战法革新,最终战胜了以步战见长的狄人,体现的风险决策的胆略魄力。防陷舒适区需打破因循守旧的怪圈,增强改革创新、发展进步的气氛,用“自我始”的开创性、独创性、首创性不断开创崭新的未来。

  研究者观察花样滑冰运动员训练发现,相同情况下,普通运动员喜欢练习已掌握动作,顶尖运动员更喜欢练习未掌握动作。是停留在“舒适区”巩固技能,还是在困难中超越自我?“萧山之问”的答案中不能缺少“不自是、自讨苦、自我始”的三“自”。(何建国)

责任编辑:陈少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