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:“保障和改善民生要抓住人民最关心、最直接、最现实的利益问题,既尽力而为,又量力而行,一件事情接着一件事情办,一年接着一年干。”

  为百姓谋福祉谋幸福,我市的脚步从未停歇。近年来,市委、市政府牢牢将保障和改善民生抓在手上、放在心上,通过一件件民生工程落地、一项项惠民之举、一桩桩利民实事,不断提高百姓的获得感与幸福感。

  数读诸暨2019

  ◎全市已实现村集体经济总收入5.80亿元

  ◎全市各类人民调解组织共受理矛盾纠纷7126件,成功率98.94%

  ◎444个事项实现“零上门”“一证通办”

  ◎全市累计发放社会救助资金7993万元,惠及14341名困难群众

  ◎全市累计发放养老服务补贴721.7万元,惠及老年人6004人次

  设立“消薄”专员,提高村集体经济

  这几天,陶朱街道丰兴村的“消薄”专员章建均非常忙碌,他一边要查看丰木原印刷厂改造成公租房的工程,还要敲定设计图纸、拟出租方案。之后,这20余套公租房就可以为村集体经济带来增收。

  据了解,为压实“消薄”责任,我市32个市级薄弱村各自选出了一名“消薄”专员,由村干部担任,确保结对消薄项目做一个成一个,结对村都有稳定的经营性收入。章建均作为丰兴村的“消薄”专员,负责村里消薄项目的实施。

  今年上半年,丰兴村对村里的资源进行盘点,打响“消薄”攻坚战。章建均说:“我们发现,近千平方米的印刷厂一直闲置着,浪费资源不说,还影响村容村貌。”村民们认为,丰兴村外来务工人口居多,可以把印刷厂改造一下,然后出租。

  章建均除了“消薄”专员这个身份外,他还是丰兴村村主任。他带着记者翻看了村集体经济“消薄”攻坚战台账,上面列举了5条可以增加经营收入的项目,集体资源外包、对外提供社会化服务、企业自来水服务增收……有了这些稳定的收入,丰兴村的集体经济正在慢慢增长。章建均说:“我们村计划今年年底完成50万元经营收入,目前已经完成了大半,预计会超额完成。”

  矛盾内部调解,打造安定的生活环境

  小张是河南人,在暨南街道繁强袜厂打工。前几天,他与车间管理员傅某因工作发生了口角,随后升级为肢体冲突。同厂员工立即上前拉开两人,这次没有人报警,而是将他们带到袜厂的调委会,找来了调解员陈政权。

  陈政权是厂长,在详细了解情况后,他找到了两个人的矛盾所在。原来,小张觉得诸暨人傅某偏袒本地员工,每次分派活都不公平。陈政权抓住调解重点后,安慰了小张,告诉他能者多得。有了厂长这句话,小张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,重新回到工作岗位。这种矛盾,在繁强袜厂算是“家事”,都在调解委员会内部解决。

  繁强袜厂共有员工近50人,流动人口占一半。不同的文化背景、生活环境、价值观念总会产生摩擦。如何将矛盾在第一时间化解,暨南派出所探索新思路,以企业自主调解为切入点,在企业内部成立“内部调解委员会”,由热心肠、有威望的人来担任,派出所提供法律援助和相关业务培训。辖区内三个厂试行一个月下来,企业员工间从一有矛盾就报警的状态,转变为调解委员会自行处理“家事”,员工之间互相信任了,警情也下降了,极大地推动了基层治理的全面提升。

  “我们在积极创新探索管理的新模式,充分践行‘警力有限,民力无穷’的理念,争取将矛盾化解在基层、化解在内部,给辖区群众一个安定的生活环境。”暨南派出所所长张永介绍表示,接下来,派出所将进一步挖掘社会力量,拓展基层治理,为“枫桥经验”注入新内涵。

  临时救助金,送给急需救助的人

  近日,马剑镇狮源村村民费某接到市民政局工作人员的电话,说临时救助金申请已经通过,即将到账。

  上半年,费某突发脑出血被送往医院,5个月治疗下来,医药费用了20多万元。由于费某没有缴纳医疗保险,所有费用都要自负。高昂的医疗费给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带来了沉重负担,家里还有一对幼小的儿女需要抚养,他们家的生活陷入了困境。

  费某在马剑镇政府得知,像他这样的情况,可以向政府提出救助申请。费某递交了资料,工作人员调查核实后,将这一情况上报给了市民政局,并帮助他申请了临时救助。根据费某花去的医药费用和家庭的困难程度,市民政局给予了4860元的临时救助金。

  近年来,临时救助逐渐成为社会救助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,切实保障了因突发意外,或因治病导致生活暂时出现严重困难的群众的基本生活。除此之外,低保(低保边缘)、特困人员、因病致贫人员、孤儿和困境儿童等群体都可以向镇乡(街道)申请救助,经民政局审批后,困难群众都能及时、精准地得到救助。

  一方有难,八方助,我市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募集善款。其中,通过系统互助基金和镇乡慈善基金,让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慈善队伍中。截至6月底,我市共有各类冠名基金97个、村级互助基金5个、社区公益基金18个,市慈善总会的总收入为1701万元(含增值保值收入),开展各类慈善公益支出为1517万元,各基金在帮困解难中发挥了应有作用。

责任编辑:斯 丽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