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天凌晨4点,在陶居苑小区附近的阿毛面馆老板毛建炳开始打面,为一天的营业做准备。阿毛面馆是典型的夫妻次坞打面店,今年45岁的毛建炳是次坞镇上连村人,主要负责打面、烧面,妻子则主要做收银和其他零碎工作。“我们开面馆已经有十二三年了,现在每年挣15万元左右,还算过得去。”毛建炳介绍,他们曾经在人民北路上开面馆,两年前搬到了现在这个地方。

  诸暨市阿生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吴其生做的也是打面生意,但他与传统的夫妻打面店不同。80后的他在2014年注册“次坞阿生”品牌,短短5年时间里,将一碗传统的手工打面一步步带出次坞镇,现已开出213家门店。今年,吴其生被市供销合作总社、市总工会等部门授予“诸暨工匠”荣誉称号。

  最近,“次坞阿生”推出了一款“清廉次坞打面”,配料只有两种,金黄的皮卷和翠绿的青菜,却因清新的色泽,劲道的口感,获得不少食客的赞赏。

  去年,“次坞阿生”的门店数量是150家。“150家店中,有37家在诸暨市区和各乡镇,其余的连锁店主要位于江浙沪。杭州有10多家,绍兴、金华、丽水等地市基本都有,江苏也开了不少分店。”吴其生介绍,2018年,150家门店总营业销售额达到1.2亿元,80%以上门店平均净利润每年在30万元左右,还带动了地方就业500余人。

  从几元钱一碗到几十元钱一碗,从一户一店到连锁经营,改革开放以来,勤劳的次坞人凭着祖传的手艺,把一碗打面做成了一方富民产业。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,次坞镇户籍人员从事次坞打面店数共225家,其中在本市经营打面店116家,在市外经营打面店109家。

  与毛建炳、吴其生一样,许多有创业想法的诸暨人都在将“次坞打面”作为自己的一份事业。

  在杭州潮王路上,有一家次坞打面馆,店主陈菠英就是第一批赴杭开面馆的诸暨人之一。她说:“刚开始卖得并不多,现在生意好了些,每天能卖出100多碗面。”

  如今在杭州的次坞打面店不少,但知名度并不高,食客对次坞打面的整体评价也不太高。吴其生认为,原因是多方面的,最主要的是作为一种地方美食,没有统一的商标门头,无法使顾客留下深刻印象,不像沙县小吃、兰州拉面、重庆小面那样拥有统一装修配色,让人一目了然,再者,现在多数是夫妻店,在材料、技术、管理等方面也存在一些不足。“次坞打面要在传承中发展,在发展中创新。”他说。

  据了解,对于次坞打面如何练好“内功”,次坞镇政府已经在着手做一些工作。

  近年来,次坞镇政府连续举办了四届次坞打面饮食文化节,评选“十大次坞打面店”,吸引了众多店家和食客参与,取得了良好的品牌效应。镇相关负责人表示,由市供销合作总社、次坞镇等单位部门牵头的“次坞打面协会”也已经在组建中,成立后将有助于次坞打面行业健康稳步发展。次坞镇副镇长钟敏感表示,下一步,次坞镇将在制作工艺规范、打面工匠培养、店面风格统一等方面下功夫,并继续组队参加省内外的美食展销会,提升次坞打面知名度。

责任编辑:黄玲芝